诺娅推荐 | 美国本土最美的20片荒野

夏天转瞬即逝,又到了金秋时节(的订机票的时间)。阿拉斯加的最佳极光年越行越远,小伙伴的假期越来越短,机票越来越贵?想在离家门近一点的地方找个地方撒野、又不想去一些太“大众化”的景点? 诺娅相信每一个喜欢自然、热爱户外的小伙伴都有一个“荒野之梦”。这个梦离我们不远–美国的“荒野自然保护区系统”(Wilderness System) 囊括700多片人迹罕至的自然保护区,遍布美国的44个州: 这些自然保护区不准修建公路、不准农业灌溉、没有商业开发、不允许通行山地自行车和机动车,甚至没有显著的路标; 这些自然保护区低调高冷、生物多样性丰富、涵盖了美国本土的“最后的边疆”却又离大城市只有几小时车程; 这些自然保护区承载着《荒野和美国精神》里提到的美国意识形态的根基,它们不仅是自然界的最后一片“净土”,更是众多人心之所向的精神家园。 杰斐逊山自然保护区 什么是“自然保护区系统”? 美国的自然保护区系统更恰当的翻译是“国家荒野保护系统” (National Wilderness Preservation System), 它在1964年经约翰逊总统签署的《美国自然保护区法案》正式建立,为世界首创。如今已有765个自然保护区,共占有全美国5%的土地(总面积相当于加州的面积)。自然保护区系统属于联邦土地,由国会批准,分别由国家林业署、国土局、国家公园署、国家鱼类和野生动物署管理。被纳入保护的区域不允许灌溉、伐木、放牧、修筑、旅游等等的商业开发,仅允许最小程度的人为干涉(某些东部人口密度高的区域除外),推行“无痕山林”和可持续发展。 Paria Canyon-Vermilion Cliffs Wilderness, 摄影师:贾卓康 …

尼泊尔 | 珠峰地区EBC中环线徒步

喜马拉雅是世界山脉之王,珠峰是山中之王。尼泊尔萨迦玛塔国家公园(Sagarmatha National Park)专门为欣赏Everest Base Camp (珠峰大本营)和周边山峰而设立。EBC线路囊括的7000-8000米群山有:珠峰,珠峰南面3公里处的洛子峰(8516米,世界第四)和卓穷峰(7589米);东南的马卡鲁峰(8463米,世界第五);北面3公里的章子峰(7543米);西面的努子峰(7855米)、普莫里峰(7145米)、格重康峰(7998米)和卓奥友峰(8201米,世界第六)。 一般提到的EBC尼泊尔珠峰大本营徒步,是一条往返线路,以Gorek Shep作为观赏目的地。在大本营的范围之内,还可以圈起一条大环线,西有Gokyo圣湖,东有Chhukhung。这条大环线包括三个山口–Renjo La, Cho La和Kongma La。珠峰大本营往返徒步时间约10天。大环线完成时间约20天。 EBC vs. ABC EBC: 可类比为PCT太平洋山脊, 半程以上在林线之上,景色开阔,群山众多,风沙大,空气干燥,海拔较高(最高海拔5360米),路线较为平缓,偶尔有山腰和山脊的徒步,环境较为恶劣简陋,村落的选择少,水资源(尤其生活用水)稀缺; ABC: 可类比为AT阿帕拉契亚, …

美国9条徒步者的终极梦想线路

于是余有叹焉。古人之观于天地、山川、草木、虫鱼、鸟兽,往往有得,以其求思之深而无不在也。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有志矣,不随以止也,然力不足者,亦不能至也。有志与力,而又不随以怠,至于幽暗昏惑而无物以相之,亦不能至也。然力足以至焉,于人为可讥,而在己为有悔;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其孰能讥之乎?此余之所得也!– 王安石,《游褒禅山记》 光棍节发布了《美国本土最适合情侣徒步露营的16条线路》之后,虽然大家好评如潮,我心里却不是滋味。一个原因是“适合情侣徒步”往往意味着“一个户外高手带一个户外菜鸟入门”,而且很多情况还是“男生带女生”,所以当然不能选太难的线路。但这是一个悖论:越想看到美景、越想有纯粹的户外体验、越是远离人潮、越是挑战自我,就得往王安石所说的越“险”和越“远”的地方去。 还有另外一个层面来自于对“荒野”的认识。我赞同美国户外环境主义当中的一个观点:“景色”即scenery和“荒野”即wilderness二者之间是有区别的。九寨沟固然美,但终究是看人多过了看水;在瑞士和尼泊尔徒步,景色再秀丽,沿途的各种旅店+餐馆+医院+保障系统+永无止尽的人流总会让你问自己:我是来户外的还是来旅游的?当然,旅游没有任何不好;在此我只是想提倡一种更为与众不同而回归本源、减少人为因素的户外体验。 如果按照这个思路,那么上一周的排名可能会出现大改动 — 约翰谬尔径 JMT应该升到第一位,与科罗拉多小径并列,甚至超过科罗拉多小径; 哈瓦苏瀑布群Havasu Falls的得分应该大大降低,可能进不了前10; 太平洋山脊PCT入选的两段:加州荒野保护区 (Desolation Wilderness, CA) 和华盛顿的高山湖自然保护区 (Alpine Lakes Wilderness, WA) 都应该列在前5的位置; …

诺娅推荐 | 美国本土最适合情侣的16条徒步露营线路

旅行是最劳顿,最麻烦,叫人本相毕露的时候。经过长期苦旅行而彼此不讨厌的人,才可以结交作朋友——且慢,你听我说——结婚以后的蜜月旅行是次序颠倒的,应该先同旅行一个月,一个月舟车仆仆以后,双方还没有彼此看破,彼此厌恶,还没有吵嘴翻脸,还要维持原来的婚约,这种夫妇保证不会离婚。——钱钟书 钱钟书对情侣旅行的观点,已经在我同辈人之中广为流传了。在赞同老钱的观点之余,我觉得其实可以不用以这么苛刻和实用主义的观点来看待情侣旅行。两个人不抱着任何期望,在感情的初期去经历一场风雨、去踏破铁蹄,柳暗花明,不论是撕破脸还是更加确信彼此就是正确的另一半,这都应该是一次学习的体验,大可以不用那么处心积虑。 本文要涉及的话题比“旅行”难度更高–徒步露营,不同于简单的car camping或是公路旅行,两个人在徒步露营的时候相处模式更简洁直白、独处机会更多、条件更加艰苦、困难更加原始、对于三观的暴露和考验也许更加明显。对于热爱户外的朋友,也许和另一半徒步露营的经历还能有另外一个参考意义—那就是今后你们能不能“玩”到一起。 对于我在感情上的一些重大决定,其实的确是在和另一半徒步露营或者旅行的过程中埋下伏笔的。户外已经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所以我对二人户外的质量难免会有一些高要求,幸运或是不幸,结果顺其自然吧。 定义“徒步露营” 即Backpacking, 在本文中定义为距离超过20英里、需要至少一晚扎营在野外、在徒步的过程中不借助交通工具、区别于car camping或者roadtrip等旅行方式的户外体验。 适用人群和地理范围 本文针对普罗大众的户外水平,推荐的都是不需要太多技术环节的露营线路,任何人都能尝试。当然,如果是户外段数比较高的武林高手,神仙侠侣当然会有他们自己的攀岩攀冰登山滑雪路线。 因为诺娅没有去过夏威夷和阿拉斯加,而这两个地方刚好又是徒步旅行的天堂,实则遗憾,所以不能在此班门弄斧。等在这两个宝地有了经验之后,再专门写文章推荐线路。故本文的地理区域局限于美国本土的48州。 什么样的徒步露营线路适合情侣? 在我心中,适合情侣的线路应该是能促进感情的粘合剂,而不是拆散两个人的大考验;我希望推荐的线路能简单有趣、以最高的效率领略最美丽的风景、为两个人留下最好的照片和最美的回忆。结合我自己的二人徒步露营经历,我觉得情侣户外有以下五个因素需要考虑:View, Trail, Logistics, Solitude, Activities. 原则应该是:简单、好看、有趣。用稍微学术一点的比喻,应当是用景观除以难度,比值最大者为最优。 判定元素 …

南犹他往事 | 锡安,反射谷,白蘑菇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心里既激动又忐忑。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资格描述这片广袤而神秘的土地 –她亿万年的沧海桑田斗转星移,她土地上苍老的皱纹、峡谷中缱绻的溪流、水面下沉睡的雕塑、头顶上纯净的星空。她是美国国土上最后一片被地图测绘的区域,如火星表面的地貌千沟万壑,承载了风力、流水和白雪数百万年的侵蚀和沉积,高原在这里被推起,又被海水淹没、被河流切割,最后在人类文明这个狭小的窗口之中,我们看到了现在的南犹他-北亚利桑那,看到了大峡谷、大阶梯这些科罗拉多高原上最壮丽雄奇的景观。 南犹他-北亚利桑那也许是美国对世界地质/旅游和摄影资源做出的最独到的贡献。这里人迹稀少,公路网络不密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干燥脆弱的地貌和生态系统。因为这个原因,美国国土局和国家公园署对这片土地的许多景点提供了特殊保护措施,设置团队人数上限,发放许可证系统。被人熟知的波浪谷每天只能进入20人;锡安的地下铁和维京河峡谷都需要许可证;大峡谷的露营和漂流更是一票难求。即使如此,发达的信息系统和强大的户外摄影师们还是让许多秘境的消息不胫而走,每天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充满好奇心的人们不惜跋山涉水、穿过荒凉的没有任何道路的土地,去探访这些隐秘的众神居所。访客的增多也增加了对土地的人为破坏,尤其是对沉积岩脆弱地表的侵蚀;许多今天还能自由探访的景点(例如白蘑菇Wahweap Hoodoos) 在某一天就会被列入高危区域,限制通行量。 科罗拉多高原的土地有一种抓人的魔力,让人魂牵梦绕,一眼之后久久不能忘怀。租一辆越野车,放一碟钢琴曲,在广袤的大地上驰骋,让光怪陆离的红土地飞身而去;在美国最纯净的夜空之下搭一顶帐篷,看着银河辨认星座;拿着地图、指南针和GPS在没有小径的野外寻访着“非有志者不能至也”的那惊艳一瞥…… 总体上而言,南犹他-北亚利桑那最被人熟知的区域,应该是6大国家公园(大峡谷、锡安、布莱斯峡谷、大堡礁、拱门和峡谷地),两大国家纪念碑(Vermillion Cliffs和Grand Staircase-Escalante)、两大湖区(Lake Mead和Lake Powell)、几个州立公园或是印第安保护区(如Moab附近的死马点、亚利桑那的哈瓦苏蓝水瀑布、Sedona、粉红色沙丘、羚羊谷等等)和几个最神秘的直接由国家土地局控制的许可证区域。 (上图由贾卓康老师摄于波浪谷The Wave) 因为南犹他-亚利桑那既有体系健全的国家公园,更有人迹罕至、公路不通、需要野外offtrail探路寻访的“秘境”, 所以需要健全地筹备和策划。这几年参考过很多资料,但是有几篇文章总能让我不断回访: 陈青桃老师的《南犹他,北亚利桑那之秘境追踪》:目前应当是对科罗拉多高原精华景点囊括最全面的介绍文章,美国西南旅游户外摄影的国人开山之作,许多地点我都是从这篇文章中第一次知道的。 施皖老师的所有文章,尤其推他的波浪谷、反射谷、地下铁三部曲。一篇介绍犹他12号公路的杂志文章也是非常好的reference. 施老师是当之无愧的“西南帝”,对这片区域的熟悉程度可以精准到背下每一个水文站的大致位置、知道沿路小镇里的哪家餐馆的哪道菜最好、了解游客中心的开关门时间、去图书馆查估计只有几个摄影师和洞穴冒险家去过的秘境照片等等。用对学术的严谨态度来搞旅游和摄影,让施老师成为了独树一帜的标杆人物,一直都是我非常敬佩的榜样,也对我研究户外的学术手法产生了影响。 施老师每篇文章的参考书目和网站的列表都是精华中的精华,这些资源贯穿于他的文章之中。 施皖老师郑重推荐的教科书Photographing …

落基山脉经典 | 科罗拉多四山口环线

对于科罗拉多这片被上苍眷恋的土地,再多用语言夸耀它的崇山峻岭、青松翠柏、深溪飞瀑都是徒劳苍白的。在这片北美平均海拔最高的区域上耸立着58座海拔超过14000英尺的山岭(严格意义上是53座),而整个美国本土除了科罗拉多之外只有总共只有14座14er;这里有丰富的登山、攀岩、山地车、滑雪、白水、徒步等各项户外资源,更有着大面积被国家森林系统和保护区系统管辖的土地,阿尔卑斯式小镇遍布山间,招引着世界各地热爱户外的人们安家乐户。试想着在山间有一间小屋,开车半小时便可以爬山和滑雪,没事儿去大城市喝杯啤酒,和两三朋友看尽灯红酒绿,再回到山里继续翻开老旧的地图,探索着下一片未知的领域,听鸟叫虫鸣,看云卷云舒…… Elk Range简介 如果说科罗拉多是北美落基山脉的屋脊,那么Elk Range就是这屋脊上最闪耀的精华,而四山口环线则是Elk Range的完美缩影。四山口环线曾被Backpacker杂志评为“Best Hikes Covered”,共同入选的还有著名的Zion Narrows, 雷尼尔Wonderland Trail转山,风河山脉和约翰谬尔径等徒步经典路线。 Elk Range麋鹿山脉是科州六大山脉之一,也是科州高山最密集的区域之一。它坐落于Sawatch Range西南部,紧挨San Juan Range北大门,一共拥有7座海拔超过14000英尺以上的山峰。东侧的Sawatch Range是科州海拔最高、拥有最密集14ner的山脉(Elbert/Massive/Collegiate Peaks都在此)。而Elk山脉青出于蓝胜于蓝,从景观和攀登上都比Sawatch享有更高的美誉。 在Elk Range之中,尤以Maroon …

北美最强day hike | 大峡谷Rim to Rim to Rim双重穿越

72公里。6036米海拔升降。11万步。 在一天之内,穿越两次科罗拉多大峡谷。 这就是世界越野跑最经典的线路 — 科罗拉多大峡谷南缘至北缘至南缘,即Rim 2 Rim 2 Rim (R3)线路,又称“魔鬼之路”。 从南缘到北缘,穿越科罗拉多大峡谷,是许多徒步爱好者终身的梦想。Rim to Rim (R2R) 线是全世界最著名的“先下后上”线路,从南缘的光明天使栈道口或是南凯班栈道口,下降1400米到达大峡谷谷底,穿越科罗拉多河,再上升1756米到达北凯班栈道口,全长35公里。 而本文的主角–R3,即是把上述R2R南北缘穿越大峡谷的路程,再乘以2!从南缘沿着南凯班栈道到达北缘之后,沿北凯班折返,从光明天使栈道再度返回南缘。全程一共72公里,海拔爬升3093米,海拔下降3213米,相当于把美国的帝国大厦从底到顶爬9遍。其中陡峭处的平均坡度为30%,海拔最低时为723米(科罗拉多河畔),海拔最高时为2213米(北缘)。 大峡谷地处科罗拉多高原,谷底和谷顶是风格迥异的“两重天”,一天之内的温差可以达到70华氏度。谷底海拔低、风力小,所以越往下走,温度越高。而北缘的海拔接近3000米,既是徒步全程的最高点,也是整条路上最寒冷的地方。挑战R3要面对的风险包括中暑、失温、脱水、高反、离子失衡、在黑夜里行走等等。 这条“魔鬼之路”已经超越了徒步和露营的范畴,而被超跑界和越野跑界奉为经典;每年都有数以百计的世界顶级户外运动员,试图在一天的时间内,不负重、不露营,用越野跑的形式穿越两次大峡谷。 高能预警:如果不是体能无上限的选手,建议先去大峡谷走几条短途锻炼经验,最好能在走R3之前走过R2R。有一定的徒步和登山经验,能良好地测控自己的身体状态(肌肉、关节、水、盐、进食、换衣服、海拔适应、能量运用等等)。就像某人总结的,“所有走过R2R的人都表示此线路的难度超乎预期”,那么R3的难度则更甚; 2015年10月3日我和三位小伙伴的R3之旅被手机APP读出来烧了10000多卡路里。“No …

约翰谬尔径 | 北美徒步最佳

  2014年, 我借徒步太平洋山脊(PCT)的机会,走完了约翰穆尔径。在西耶拉山脉,约翰穆尔径中的160英里与太平洋山脊完全重合;剩下不重合的部分(惠特尼和优胜美地山谷)也可以从PCT上借道而行。于是,我花了一天的时间登顶惠特尼,另外用一天从优胜美地山谷徒步到了与PCT相接的Tuolumne Meadows, 从而完成了这356公里的John Muir Trail全线。 约翰穆尔对于世界自然/环保/户外领域的影响无人能出其右。他是一个标志,一位领袖,一个丰碑。他的灵魂注定与美国西部的那片大山相连;而用他的名字来命名这条栈道,再适合不过。毕竟,这里是他用双脚一寸一寸跋涉过的土地。 我徒步约翰穆尔径的时间是五月底;第一天登顶了惠特尼,迷路、雪盲、高反让这次登顶格外一波三折。第二天“森林人山口”(Forester Pass)的攀登更是险象环生:我们赶上了西耶拉山脉春末的暴风雪,不得不在下午三点提前结束徒步。从独立镇补给返回之后,我因落后于大部队一天,一个人翻越了格伦/品丘特/马热/穆尔/塞尔登/塞维尔六大山口,每天穿着跑鞋在雪地上踉跄行走,用徒步的装备挑战登山难度的线路。有多少次,天地间辽阔空旷,漫无一人,我仿佛置身于另一个星球。群山静默,白雪无言。PCT的路线已经完全被白雪覆盖。我要依靠手中的地图和手机里的导航系统来辨认大致的路径。无处是路,而又处处是路:只要看着远处的山头,就别管那条看不见的栈道了;选“最快最简单”的路就行。所谓的“最快最简单”,可能是在雪和冰和石头上踉跄踩雪数小时,可能是从北坡滑着雪蹭下陡坡,可能是鞋子裤子衣服全部湿透,可能是太阳西下而人还在雪线以上,以每小时1公里的速度艰难前进…… 给徒步带来更大挑战的是春末汹涌的溪流。约翰穆尔径上只有数目很少的几座桥;其他的河流和深溪都要淌水过河。由于我们进入西耶拉的时间较早,冬季的冰雪正是消融的时候,水流的速度和流量都是一年中最大最猛的。在最艰难的Bear Creek (熊溪), 这条十米宽的河水硬是让我溪水里泡了15分钟,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屏住呼吸;水流湍急,水底还有滑腻的水草和石头,稍有不慎便有生命危险。 我就这样一个人跌跌撞撞地独自走完了约翰穆尔径。这是我在整个PCT徒步中最难忘的一段:我独自面对了太多艰难和挑战,忍受了生命中最无助的时光,熬过了最绝望的关头,最终却换来了对西耶拉白雪的念念不舍。约翰穆尔径是传统意义上的夏季线路:对于一个背着徒步装备的人,在五月底的高海拔雪原上,毫不借助雪具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走得狼狈不堪;但是终点的成就感却是那么充足。“If I can make it here…I …

风河山脉 (Wind River Range)

风河山脉,是美国藏得最好最深的秘密之一。 黄石,大峡谷,大提顿,优胜美地,锡安,拱门,羚羊谷,大环线,大烟山……相信大多数在美国生活的朋友都或多或少听说过上面这些地名。在美国游玩,roadtrip大行其道,而美国健全的国家公园体系和发达的公路系统可以让人踩下油门,走上观景台,稍作徒步,就能看到与世隔绝的美景。 还有另外一些地方,要去需要做些功课,花些勇气,还要凭借良好的人品和运气,我把它们归为“秘境”类景点。比如说:波浪谷,白口袋,反射谷,甚至是西耶拉山脉和哈瓦苏瀑布群;这些地方有的需要抽签,有的需要徒步露营才能进入,有的深藏在大山大地深处,非常难找。 还有这么几个地方,去的人少,但名气颇大,这两年也有被玩儿坏了的势头,比如:阿拉斯加。渐渐的,科罗拉多和蒙大拿也被人挖掘了出来,寒冷的北国的确能承载沉重的幻想,这也不是Into the Wild三言两语就能描绘得清楚的原始眷恋。 但是,还有这样一些地方,需要被正名。风河山脉(Wind River Range) 就是其中一类。 风河山脉的确是孤僻的不合群的孩子。你说它是“秘境”吧,一天到晚在她身体上爬上爬下的人的确不少;你说它是“旅游景点”吧,一般人进去三四天都还出不来,更别说开车观景了;你说它是“新兴胜地”吧,电影里不见它,书本里不见它,大众文化小众文化里都不见它。它只存在于一小群人的愿望清单上。 去年夏天我在科罗拉多徒步,认识了一个日本人,他本来是要来美国徒步“大陆分水岭”的。可惜因为种种原因,计划难产,他便只能走科罗拉多栈道一条短短的线路了。 那时侯我在海拔4000多米的冷雨里一脚深一脚浅地踩泥坑,长沼腿上的纹着的两条龙在朦胧的眼前晃来晃去。就这样,我们走过了一场暴雨,两场暴雨,最后走到了杜兰戈。 在杜兰戈,长沼宣布他要去墨西哥海钓,回美国之后还要继续徒步。他兴奋地向我炫耀手中的一本旧书,薄薄的,小小的,很不起眼:Fishing in Wind River Range. “风河山脉有4000多个湖。” 长沼一边说着一边把地图铺开,蓝色的斑点密密麻麻:那是星罗棋布的高原湖泊。“那里人烟稀少,几乎没有人去,我一定能在那里钓到cutthroat …

  • 通过电子邮件订阅博客

    输入您的电子邮件地址订阅诺娅的新文章,并通过电子邮件接收更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