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分水岭步道概览 | 拥抱远方的苟且


大陆分水岭步道概览 | 拥抱远方的苟且

2017年5月1日,我将踏上4500公里的大陆分水岭之路,从墨西哥再次走向加拿大。等着我的是无人区、雪山、沙漠、和美洲屋脊上的孤独。

在8500公里的“准备”之后,这却是我最没有底气的一次远征……

注:标题取自大陆分水岭步道的纪录片“Embrace the Brutality”。

我是一个爱摔+路痴+恐高+洁癖+有乐观主义神经病的不靠谱姑娘,凭借大家的帮助和目前还算良好的运气活到了今天。在26岁之前走破了12双鞋、踏遍8500公里荒山野岭,在科罗拉多步道、太平洋山脊PCT、阿帕拉契亚小径AT相继睡过和尿过。

经历过迷路高反断粮断水山火雷暴失温中暑等等一系列考验之后,我只剩大陆分水岭步道这“临门一脚”了。

据说走完了这条线,我就能成为长距徒步的“学霸”。因为AT相当于徒步本科学位,PCT是研究生,而CDT是PhD。三条路线加在一起,就是长距徒步界的“三重冠”,总里程刚好是红军长征的二万五千里。

然而,大陆分水岭拥有一个前面所有步道都没有的特征:变态。

看来,天下的博士学位都是相似的!


大陆分水岭概览

大陆分水岭国家步道的官方长度为3055英里,而CDT实际长度为“自选”,从2500英里到3100英里不等。

CDT经过25片国家森林、21片自然保护区、3个国家公园,80%属于公有土地。

CDT的最低海拔是4000英尺(1232米),最高海拔14232英尺(4338米)。

CDT有3个不同的起点和2个终点供自选。

墨西哥边境的Crazy Cook纪念碑:

冰川公园内的CDT北端纪念碑:

徒步CDT, 从南向北、从北向南徒步皆可;《尤吉指南》是按Sobo方向编写的。

CDT经过的主要景点包括Gila峡谷、圣胡安山脉、落基山国家公园、怀俄明大盆地、风河山脉、黄石国家公园、冰川国家公园等等。

新墨西哥的高地沙漠:

Gila River Dwelling, 古印第安遗址:

风河山脉:

CDT从黄石公园一角经过:

Bob Marshall Wilderness的“中国墙”:

CDT的北端终点是冰川国家公园:

CDT的主管单位是农业部下的国家森林署,在1978年立法成为国家步道,实际开始修建的时间是1998年,至今尚未完工,没有联邦拨款。

徒步大陆分水岭的主要挑战是:地广人稀、找路困难、没有清晰路线、没有补给、徒步者稀少、暴雨、雪地徒步、灰熊、沙漠饮水、公路行走等等。

目前完成大陆分水岭的人数应当是300-500人之间,每年完成的人数在10-30人之间。


绝对刺激


绝对好玩


绝对惊险

大陆分水岭经过了美国西部最有代表性的人文景观:失落的矿业小镇变成了“鬼城”,摩门西征的遗迹,印第安人在岩壁上的家园,世界上的第一个国家公园……

CDT在1978年被《国家步道法案》的修正案批准成为第3条国家景观步道,但是没有1分钱联邦的拨款。在1985年林业署最后确定CDT修建方案之后,直到1995年第一个有关CDT的民间机构CDTA成立、1998年才有志愿者开始修建步道。在距今步道20年的时间里,CDTA就因为资金周转问题倒闭,2012年由民间第二个组织CDTC开始接收修建和管理步道的工作。步道100%由志愿者修建和维护,CDTC只有3个员工;相比于AT有50+全职员工、PCT有17名员工,大陆分水岭是美国最不受重视的长距线路之一。

大陆分水岭的徒步挑战很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选线、找路和应对雪山徒步。要了解CDT的选线危机,就要首先了解这条线路的“变态”本质。

什么是“大陆分水岭”

大陆分水岭就是美洲大陆的分界线,从阿拉斯加一路南下、经过落基山脉,最终连结安第斯山脉,将美洲一分为二。粗略地讲,分水岭东边的河流最终流向大西洋,西边的河流最终流向太平洋。

霸气的大陆分水岭:

一泡尿,流向两个大洋:

大陆分水岭在美国经过了新墨西哥、科罗拉多、怀俄明、艾达荷和蒙大拿5个州,距离总共为3100英里(5000公里)。

是不是觉得CDT的路线明晰了?事实却是残酷的:“大陆分水岭” “大陆分水岭步道” 和“大陆分水岭国家步道”,其实是三个不同的概念、三条不同的线路!

为啥“大陆分水岭步道”不是大陆分水岭?

简要言之:在真正的大陆分水岭上修建一条步道,在很多地方是不可能的。

理由有3:第一,山脉本身过于尖利陡峭,修建工作危险、徒步亦危险,哪怕可以修,价格也太过昂贵;第二,分水岭有时并不代表了沿线走廊的最佳景色,所以步道会“绕路”去其它景点转一转;第三,分水岭有时在私有土地上(虽然这在美国西部是比较罕见的情况),所以为了免去跟地主扯皮的经历,CDT的路线尽量保持在联邦的公有属地上。CDT依然有500英里左右是私有土地,集中在怀俄明的大盆地和新墨西哥北部。

CDT的选线是任性的:能走就行:

这还相对好理解,那么下一个问题就难解释了。

为啥“大陆分水岭步道”不是真正的“大陆分水岭国家步道”?

熟悉PCT和AT的朋友都知道,这两条步道都有明确的路线,所以绝对不会出现两个人argue“哪条线才是真正的PCT”之类的问题。

其实我们的大陆分水岭也是有一条这样明确的“官方线路”的,全名是“大陆分水岭国家步道”,简写CDNST。它全长3055英里,和本来的大陆分水岭高度重合。

然而,它只有一个问题:基本没有什么人愿意去走这条线路。

理由很简单:太长、太绕、有时候太丑。

所以,当我们一般提到“大陆分水岭步道”的时候,提到的并不是这条绕口的CDNST, 而是一个模糊的“走廊”的概念,也就是人们口中的 “大陆分水岭步道“。在这条走廊的上,每个人都会走出一条完全不同的大陆分水岭。

《尤吉指南CDT》在开篇即说明:这是一条神奇的线路,因为没有两个徒步者会走出相同的路线;你踩过的脚印,可能之后再无人重复。

所以,大陆分水岭步道不存在所谓的“纯洁徒步”,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喜好、时间的紧迫程度、天气和大雪的情况来“创造”属于自己的路线组合。

眼花缭乱的新墨西哥自选路线:

大陆分水岭步道有3个不同的起点、2个不同的终点。只有最南端的Crazy Cook和冰川国家公园的Waterton Lake是有纪念碑的。

几个常见的Alternative Routes包括:

新墨西哥的Gila峡谷路线
新墨西哥的Pie Town路线
科罗拉多圣胡安山脉San Juan Route(取代Creede Cutoff)
科罗拉多海拔较低的Silverthorne Route (取代Gray-Torreys路线)
风河山脉的Knapsack Col高线
在艾达荷边境的Anaconda Cutoff(取代Buttes Route)
蒙大拿边境的Matts Inn (取代Henry’s Lake Route)

这么多路线,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没有几个人走完了CDT之后知道自己真正走了几迈。

诺娅今年的补给规划,拟出了3份完全不同的方案,其中最有可能选取的方案是2770英里(4400公里),另一个方案会包括圣胡安山脉,2840英里;另一个方案会减少30英里……简而言之,走到最后我估计自己也会晕掉。

权且算作2770英里+/-70英里吧……

今年的补给表格,所有的英里数都是约等于:

坑爹的路线

大陆分水岭是20年前才开始修建的,几乎没有拨款,志愿者进度缓慢……所以:

大陆分水岭目前有30%左右的路径是没有步道的,取而代之的是“暂时”的公路徒步和野路徒步。

在有步道地区,路面可能是巨石、碎石、沙、公路、泥路、土路等等任何一处路面。




百变路面,绝对任性!

坑爹的补给

大陆分水岭沿途城镇十分稀疏,基本都需要搭车才能到达。少数在步道附近上的“小镇”,设施简陋,常常会出现“一个镇子只有一家房车公园,没有其他设施”这类的情况。

和百变路线同样坑爹的是,徒步大陆分水岭只有1种指南书、确有两种以上的地图,每种资源的数据都有差别,简直要怀疑人生了!

据说都不太靠谱的地图和指南书:

永恒的迷路

迷路,是大陆分水岭永恒的主题。目前诺娅听说的是:

“每天都会迷路几十次,” “每个小时要看20多次地图。” ——《尤吉指南》
“新墨西哥没有路标,用望远镜直接眺望1英里之外,也许能看到石头标记。” —— PCT上的道听途说
“在蒙大拿基本天天迷路。” ——三重冠Jester
“蒙大拿和怀俄明是没有路的!” ——三重冠齐藤正史

最后,基本每个人都有了共识:在CDT上,既然迷路是永恒的主题,那么就不存在“getting lost”了,而是“temporarily not at where you want to be”……

在CDT上实现“完全迷路”,其实是一件十分恐怖的事:在美洲屋脊上,几十公里没有人烟,离你最近的徒步者可能也有两天的距离……然而,大家好像对这种状况都习以为常了。

在开阔的雪原追脚印:

在林子里找路开路迷路:

坑爹的雪路

另一个挑战是雪地徒步:今年科州某些地方的雪量是往年的130%,诺娅依然每天在焦灼地刷着科州的雪情预报:


综上:今年雪很多

今年我打算带上雪鞋、冰爪、冰斧,迎接“从沙漠到雪山无缝衔接”的挑战。

圣胡安山脉的平均海拔是4000米;这里的CDT是全线离“荒野”定义最接近的路段,“万径人踪灭”。冻伤、雪盲、高反、滑坠、迷路这些攀登雪山的老字号难题都会相继出现,然而雪中的San Juan的美举世无双,让人无法抗拒。


坑爹的水源

水源,是CDT上的另一大问题。在新墨西哥州的联邦属地,私人牧场可以购买许可证,在沙漠上放牧。这些牲畜需要的水源,通过风车和水井提供。它们常常是长这样的:

或者是长这样的:

绝对没有牛粪哦,呵呵呵。

永恒的孤独

CDT的一个重大挑战就是这种无后援、无信号、无城镇、无保障的情况。除了那30%的公路和土路徒步或许能遇到人烟,除去3个国家公园,CDT其实大部分路段都是十分荒僻的。加上每年的徒步者很稀少,基本只有“抱团”或者“落单”两种可能性,“偶遇”其他的徒步者,基本是奇迹。

还记得CDT有无数条备选路线、自由组合吗?另一个问题是:当你和同伴分散后,可能再也遇不上了,因为你们选了完全不同的路线……

因为CDT基本没有徒步者,所以这条路线也不存在栈道天使、水天使和所谓的“步道文化”。自给(sheng)自足(mie)是一项基本技能。

刺激惊险过雪坡:

只有一栋建筑的“补给地”

怀俄明和蒙大拿的矿业鬼城

对了,好像还没提到灰熊:


CDT会经过灰熊在美国本土的最大栖息地——黄石。

综上,大陆分水岭是美国海拔最高、位置最偏僻、路线最复杂的一条国家步道,它虽然名义上是一条“Trail”,实际上只能算作一个“走廊”,一个大型的荒野游乐场。它的门槛高,挑战者起码都是走过另外一条超长线路的人。

比如介个不靠谱的:

2013年诺娅在CDT上的Sawatch Range:

2014年诺娅于CDT经过的风河山脉:

我遇到的长沼、奶爸、密歇根独狼等人都和大陆分水岭有着不解之缘。

出发的日期定在5月1日。

跟我,一起从南走到北,从白走到黑。

扫上方二维码,关注诺娅公众号(张诺娅走CDT)实时日志更新!

5 comments

  1. 一定跟读,虽然走不远,却十分着迷backpack,读走路也是走路的一部分。

    Reply
  2. 好样的!

    Reply
  3. 预祝平安,顺利。怎样可以支持你呢?

    Reply
  4. 诺娅女生,想要和你一起徒步。

    Reply

Write a Comment